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主页> 法制建设> “全面二孩”政策落地后,五大焦点答疑

“全面二孩”政策落地后,五大焦点答疑

时间:2016-02-25 来源: 作者:中国人大网

  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20151227日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决定。一系列法律条文的修改,将使一些人们曾经熟悉的规则成为历史。 

         “全面二孩即将落地之时,新华视点记者就公众关切的几个焦点问题作了梳理和探究。 

  【焦点一】婚假:是否只剩3天? 

  修改后的计生法删除了公民晚婚晚育,可以获得延长婚假、生育假的奖励或者其他福利待遇这一条款。由于这条规定涉及面广,引发公众议论。 

  在北京一家旅行社工作的小王打算明年与男友领证结婚,她说:法律把晚婚可以延长婚假的规定删除了,是不是我明年结婚的话就没几天婚假了? 

  据记者了解,现在人们结婚享受的假期,一是3天法定假期,此外就是来自现行计生法中有关延长婚假的条款。例如北京市计划生育条例规定,机关、社会团体、企业事业组织的职工晚婚的,除享受国家规定的婚假外,增加奖励假7天。 

  人口计生法修订鼓励大家按照政策生育。我国男女初婚年龄已到25岁左右,初育年龄26岁以上,针对新的生育行为情况,国家不再专门鼓励晚婚晚育。国家卫计委法制司司长张春生说,年龄太大,对于母婴的安全、保健,及高龄产妇的身体健康等都不利。 

  那么,这是否意味着今后人们可享受的婚假只剩下3天? 

  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薛宁兰认为,现在作此判断为时过早。计生法修改后,还需要各地立法机关修改对应的法规或条例,那时候才会涉及具体的婚假、生育假问题,这需要一个过程。 

  【焦点二】社会抚养费:放开二孩咋还收? 

  现行计生法规定,不符合规定生育子女的公民,应当缴纳社会抚养费,即通俗所指的超生罚款。在此次修法过程中,此规定被保留。 

   “二孩都全面放开了,怎么还保留超生罚款’?”不少网友提出疑问。 

  修法继续保留社会抚养费在预料之中,也可以理解。因为二孩放开之后可能有人违规生育三孩、四孩等,社会抚养费就是针对这些人群征收的。浙江碧剑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吴有水说。 

  据记者了解,目前各地征收社会抚养费的标准区别很大,这也给基层的实际运作留下了很大的空间。吴有水表示,修改决定中提出,夫妻双方户籍所在地有关规定不一致的,按照有利于当事人的原则适用。以法律形式明确计划生育法执行过程中有利于相对人原则,这是一大进步。 

  【焦点三】产假:延长生育假是否会让女性就业更被歧视? 

  修改后的计生法规定,符合法律、法规生育子女的夫妻,可以获得延长生育假的奖励或者其他福利待遇。有法律界人士认为,生育假延长,很可能影响到用人单位对女性尤其是未婚未生育女性的态度。 

  28岁的黎某原本在海南海口一家私营企业工作,今年怀孕后,公司的做法让她心寒:一开始不让我休假,后来用扣发工资等方式逼我离职。离职后,允诺给我的工资也迟迟不到位。黎某将公司告上法庭并最终胜诉,公司才给她赔偿了结。生一个就这样,生两个岂不让女性在职场更受歧视?”她问道。 

  北京大学教授陆杰华认为,有关部门在制定具体规定的时候,既要保证女性的生育假,也要考虑用人单位的诉求。《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》应作出相应修改,如果能够明确用人单位女性的比例,效果会更好。 

 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翟振武则建议,把女职工生育保险划入强制性范畴,无论用人单位是不是雇用女职工,都必须参加女职工生育保险。 

  【焦点四】避孕节育:是否能自己做主? 

  根据人大常委会关于修改计生法的决定,计生法第二十条修改为育龄夫妻自主选择计划生育避孕节育措施,预防和减少非意愿妊娠。同时,将第三十六条第三项中规定的法律责任中删去实施假节育手术行为。 

  浙江台州人林芝就遇到了与这些条款相关的困扰。一年前在医院安放了节育环后,她出现了较为明显的不适,到当初安放的医院要求取环却遭到医院拒绝,要求必须由所在街道或单位出具证明之后才予办理。林芝表示不能理解:放环取环是我个人的私事,为何还要单位或街道批准?” 

  浙江省卫生计生委计生管理处的潘祖光说,尽管自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,各地已推行避孕方式的知情选择,但各省或同一个省的不同地区在执行上不平衡。有部分省份没有修改相关条例,部分农村地区继续推行放环结扎等长效避孕措施。 

  潘祖光认为,修法后最大的不同就是去掉了接受计划生育技术服务指导的字样,将避孕节育由目前的突出知情变为突出自主,体现了对公民的尊重。 

  让群众自主选择避孕节育措施是大大进了一步。同时也对计划生育服务提出更多要求。翟振武说。 

  【焦点五】代孕:从 想生不能生到底怎么办? 

  此次计生法修改过程中,有关禁止代孕的条款令各界关注。 

  提交本次人大常委会审议的修正案草案中原本有这样一条规定:禁止买卖精子、卵子、受精卵和胚胎;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。然而,不少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在审议过程中提出,对这一规定应当进行认真论证。因此,在最后表决通过的决定中,并没有将禁止代孕写入法律。 

  对此,国家卫生计生委法制司司长张春生解释说,在修正案草案中增加严禁以任何形式代孕等内容,主要是因为目前在代孕以及买卖精子、卵子这些方面,虽然有两部部门规章约束,一是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,二是人类精子库管理办法,但是毕竟部门的规章位阶比较低。 

  表决以后,这部法律当中没有涉及关于代孕的相关条款,但我们会继续会同相关部门加强对这个领域的管理,予以规范,严禁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,严禁买卖精子、卵子、受精卵和胚胎。张春生说,卫生计生部门还要进一步加强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管理,保障正常的医疗秩序,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。 

    有专家认为,对于那些想要二孩却不具备生育能力或不愿自己生育的家庭,放开收养政策通过收养孤儿更具有可行性。现行收养法规定,要收养儿童,收养人必须无子女,并只能收养一名子女。随着全面二孩政策实施,相应的法律也应该作出修改。